哈佛、斯坦福、麻省理工的商学院申请者人数均出现下降;国际生在欧洲、加拿大和亚洲找到了更多选择。

  一些美国顶级商学院的MBA申请人数出现了下滑,其中包括哈佛大学

随着移民政策的变化,加之中美政治关系日趋紧张,对美国各大院校而言,吸引留学生成了一件难事,与此同时,美国一些顶级商学院的入学申请人数今年进一步下滑。

  这一下滑趋势波及了美国的一些顶尖工商管理硕士(MBA)课程:哈佛大学(Harvard University)、斯坦福大学(Stanford University)和麻省理工学院(Massachusetts Institute of Technology)等院校均表示,其商学院申请人数的同比下滑幅度进一步提高。还有一些院校,如达特茅斯学院(Dartmouth College)的塔克商学院(Tuck School of Business)则出现了两位数的降幅。

  研究生管理招生委员会(Graduate Management Admission Council)的最新数据显示,美国MBA课程的总体申请人数已连续五年下降。该委员会是一个非营利组织,同时也是一家商学院协会,负责管理GMAT入学考试。一项年度调查显示,在截至今年春季的最新学术周期内,美国各商学院共收到135,096份课程申请(其中包括传统工商管理硕士学位),申请数量较上年减少9.1%。去年,美国商科申请数量的降幅为7%。

  MBA一度被视作通往美国公司管理层的必经之路,对国际学生来说,尤为如此;它提供了晋升领导层的机会,也意味着更高的薪水。不过教育专家指出,美国移民政策的转变、中美贸易与政治的紧张关系,再加上如今,无需MBA学位的科技行业职位对求职者的吸引力日益增加,这些因素都削弱了外国学生对美国商学院的热情。

  与此同时,美国国内就业市场的火爆,也使得许多美国人对传统两年制MBA失去了兴趣。许多“千禧一代”在读本科时,就已经背上了债务,事实证明,与前几代人相比,这代人不愿为了取得更高的学位而背负更多债务。

  达特茅斯学院塔克商学院院长斯劳特(Matthew J. Slaughter)谈到:“很多人,很多优秀的外国申请者,他们一所美国学校也没申请。”他说,国际生越来越担心的一个问题是,他们毕业后无法拿到工作签证留在美国,所以他们转而考虑其他国家。

  美国政府每年以抽签方式向高技术人才发放8.5万份H-1B签证,但需求远远超过供给。川普政府曾试图全面改革签证制度。政府数据显示,现在提交H-1B申请需要补充的信息越来越多,而政府拒绝的申请也越来越多。

  美国MBA课程国际生申请数量的降幅之大,已十分明显。研究生管理招生委员会的数据显示,今年美国的国际申请人数下降了13.7%。与此同时,加拿大和欧洲的国际申请人数则双双增加。

  出国读商学院的中国学生数量依然超过任何一个国家,但多数中国学生选择了亚洲学校,亚洲院校的MBA课程也出现了激增。研究生管理招生委员会的数据显示,由于中国国内申请人数的增加,今年中国商学院的申请数量增长了5.2%。英国《金融时报》(Financial Times)一项备受关注的全球排名显示,前100所商学院里,如今有六所在中国。

  “我们能从数据中明显地感觉到,美国不是一个理想的地方。”研究生管理招生委员会首席执行长乔福拉(Sangeet Chowfla)表示,“这种情况不是凭空出现的,因为与此同时,其他国家的替代选择也在陆续出现。”

  为了应对申请数量的下滑,许多学校加大了招生力度,并寻求利用新颖的方法来吸引海外留学生。哥伦比亚大学商学院的招生负责人罗宾森(Michael Robinson)介绍说,今年春季,该学院在流媒体平台上播出了其广受欢迎的课程——“小说中的领导力”,这一课程专门从文艺作品中选取领导力案例,例如HBO的《权力的游戏》(Game of Thrones)。

  罗宾森称,为了招收国际生,他和同事们出国的次数也变多了。尽管哥伦比亚商学院的申请数量有所下降,但降幅低于前一年。

  芝加哥大学(University of Chicago)是少数几所申请人数不降反升的顶级院校之一,该校主管MBA课程的副院长科尔(Stacey R.Kole)表示,申请人数减少也意味着,学校向学生提供的奖学金数额会更高。“申请起来会更有动力。”她说。

  直到不久前,顶级名校大多还不曾为门庭冷落的问题苦恼过——那是规模较小、声名不显的学校才会有的烦扰。然而今年,哈佛商学院的申请人数仅为9,228名,较上年减少6.7%,是2005年以来的最大降幅。

  哈佛大学负责MBA招生和助学金事务的董事总经理卢斯(Chad Losee)在一篇博文中称,申请人数之所以减少,原因之一是哈佛为了简化招生流程而取消了一轮申请。卢斯提供的数据显示,如果申请轮次与去年相当,申请人数只会下降1%左右。

  斯坦福大学的申请人数减少了大约6%,降至7342人,降幅大于前一年。该校一位发言人表示,斯坦福的申请人数每年都在变化。她还指出,最近这一批申请者中,国际生数量略有增加,女学生数量也创下了历史记录,占到班级人数的47%。

  杜克大学福库商学院(Fuqua School of Business)院长博尔丁(Bill Boulding)表示,他相信,商学院申请人数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逐渐恢复。眼下,许多学校都在对课程做出调整,有的会提供数据分析等领域的专业学位,有的则会让学生在毕业后还能享受到额外的课程,并且只需再花费很少的费用,甚至一分钱也不花。

  “商学院不会关门,但它们会改变。”博尔丁说。

  博尔丁正与其他人一道推动移民政策的转变,帮助学生毕业后更容易留在美国工作。他与数十所美国顶尖商学院的院长共同签署了一封致川普总统和国会领导人的公开信,在信中,他们呼吁修订H-1B签证程序,并推出“中心地带”签证,以鼓励人们前往技术人才欠缺的地区。

  博尔丁谈到,如果美国招收的国际生越来越少,假以时日,美国的经济增长和创新都将受到破坏。“流向美国的人才正在向其他地区转移,”他说,“这种情况很令人担心。”